背景:
阅读文章

人类小强MM的成长日记

[日期:2007-09-30] 来源:魔兽世界  作者:快乐的猫猫 [字体: ]

老公开始玩WOW的时候,家里还只有一台电脑,我就只能无奈地天天坐在他身后,看着他的人类法师游走于城市,森林,湖泊……到了45级,他已经能带着团队去攻打十字路口了,不过最后只有大家都被卡掉线的结果。(-_-||)


等到我也决定要玩WOW时,一区激活已经关闭,我的精灵小牧师就只好孤独地降生在二区的服务器里。


为什么是牧师呢?因为偶天生就喜欢做加血职业,最早玩龙族选的就是祭祀,后来玩RO也是做服事,现在到了WOW,当然要做牧师啦~


那个时候天天都把时间花在探索地图上——反正是不要钱的。一段时间下来,黑海岸的任务做到瓶颈,我花了几个小时从米港跑去铁炉堡,一路上不但被怪杀,还被部落守尸……


从朋友那里几经周折,终于搞到了一区的帐号,在老公的唆使下,我开始练小强——据说是生存能力比较强,操作简单,比较符合我“一边打怪,一边打字,宁可不打怪,也要打字”的游戏方式(嘻嘻~)。而且,小强也是能加血能复活的职业,还比牧师经打一些,恩恩~


当然,那个时候游戏早就开始收费了。
 

然而一区的小强最终也没能突破20大关。当我开始频繁出入夜色镇的时候,我们搬家了——从电信网络搬到了网通网络。老公卖掉了他在一区的号,卖了500元($_$)。我们又在二区重新开始,和同屋的萨满牛同在一个服务器——地狱之石。不过,我们俩是死活不去部落的,实在是不符合我们两人的审美观>_<


就这样,二区,地狱之石,紫清灵诞生,职业:圣骑士。

西部荒野,赤脊山,洛克莫丹,湿地,夜色镇……前面的任务可以说是驾轻就熟,不过新手已经没有刚开始的时候那么多,遇到困难一点的任务,都组不到人去做。杀“公主”,杀霍格,杀犹勒,杀石堡高塔的精英……每一次都是要拖很多回尸体,还不一定能完成……T_T


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是老公占据电脑,所以小强的成长可以说是异常缓慢,当我到达20级,接到小强的职业任务。老公的法师都已经60好几天了(=。=)……至于职业任务,我尝试自己独自一人去西部保护MM,终于在死了N次后,让任务留在任务栏里,灰溜溜地离开了……


那个时候,若想让老公带着下副本,只能是我们中的一个人跑去占用同屋萨满牛的电脑,或是跑去网吧。有一次,他好不容易有机会带我下次死矿,当我们到了那个全是地精的熔炉时,他引了一堆暴,我却加不上血,就这样灭了……为这事,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埋怨我的笨手笨脚……(555……)

 

一赌气不要他带了!大不了我不去副本,任务断档有什么了不起,艾泽拉斯那么大,我去做遍所有的绿色任务,照样能升级!


对了,黑海岸!那里还有我做精灵牧师时一直没能做完的任务呢!正好在湿地接了指引任务去塞拉摩,然后下一步,是去阿斯特兰纳和石爪山。


途中特地去了一次精灵的家乡——泰达希尔,那美丽的风景,那幽雅、恬静、安宁的背景音乐,所有这些久违的感觉,都令我无限怀念。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精灵,却仍然禁不住要大喊一声:“故乡!我回来了!”


而黑海岸的那些任务,现在做起来都丝毫不费力了。特地又去怀念了一遍“永志不渝”,当安娜雅·晨路的身影渐渐淡去,一丝悲凉掠过我的心头——那对可怜的恋人啊……


黑海岸结束,穿过灰谷,我到了石爪山——我以前从来没来过这里,陌生的场景和陌生的任务,让我莫名兴奋。在这片小小的地图上,我居然第一次杀了部落——不是我要杀他的,是他先招我,结果反而被我杀掉了(嘎嘎~)

 
有一天,老公在我身后看我玩,问我职业任务有没有做。我转过头,眼巴巴地望着他。老公无奈了,叹了口气,去隔壁萨满牛的机器上了他的60级法师。到了任务地点,只见他三下五除二,轻松地干掉了三波敌人。“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尘土。”(亲爱的~偶好崇拜你哦~\^o^/)

 
顺便就接着带我做后续了,先刷了一遍死矿,又跑着去影牙——好远啊,而且居然是在部落的领地上!我是翻山越岭啊,跋山涉水啊,好不容易才到达了这影牙城堡。看着跑过来的部落,名字却是蓝色的,感觉好奇怪的说……还好,这一路上到并没有被部落的大号PK~呵呵~


任务物品在影牙城堡的马厩里,到不是很麻烦,一路打过去,很容易就到达马厩。开着锤子,我却突然听到一声嘶鸣,一扭头,看见老公在杀马厩里的马(@_@)。Oh, my GOD! 这些马儿虽然不是主动攻击的怪,却是一旦被打就群攻的怪!一阵手忙脚乱,我俩差点灭了——还好命大。不过到也不白杀,这些马儿居然都掉了10格包包!虽然当时10格包已经不是稀罕之物了,不过对于我来说,却是大大的财富啊,可惜这种包包是唯一的(>_<),不然……
 

黑暗深渊就不用老公带了,门口杀杀就好,也不用进去,虽然打精英纳迦也灭了N次……洛克莫丹那个营地里也都是精英食人魔,还不错了,只拖了3次尸体~


不管怎样,我终于完成了职业任务——[维里甘之拳]!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蓝色武器!老公的电脑显卡性能还是很好的,我背着它,心里别提有多美了。而且为了仔细看清楚这漂亮的锤子,我还特意返回到人物选择画面,转过来转过去,怎么也看不够——从此,每次登陆前,我都要这样转啊转啊地看上半分钟,才肯进入游戏(^_^)。

虽然有了[维里甘之拳],夜色镇最后的几个精英任务,到底还是由老公带着打过去的。


整片暮色森林是一个充满了故事的地方——这一点其实是在很久之后我才意识到的,不过即使是在当时接触游戏时间还不长的情况下,我就已经被斯塔文,藏尸者,斯温,摩拉迪姆,以及他们背后那一个个曲折的故事所深深吸引。
 

斯塔文·密斯特曼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他似乎是从银松森林来的,但那里现在已经是被遗忘者的领地,我对那片土地的了解,除了之前去过的影牙城堡,其余便一无所知了。


他信里提到的“克雷利安校长”,似乎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。搜索“克雷利安”,的确能搜到一个“军阀克雷利安”,地点是在艾萨拉——那地方我除了去钓鱼以外没做过任务,不过看地图位置,“军阀克雷利安”所在的位置应该是纳迦的地盘——那么他是纳迦么?……那应该跟斯塔文信中的“克雷利安校长”不是同一个人吧……


看过别人的文章,有说法说“克雷利安校长”是月溪镇学校的校长,这样到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会在月溪镇的学校发现这些信——但后两封的口吻显然是斯塔文在月溪镇写的,他有必要在月溪镇寄信给月溪镇学校校长吗?(-_-||)


所以,我的推断是:第一封是他在银松森林写的,寄到了月溪镇,而后两封是他在月溪镇写的,却未寄出。


然后斯塔文就去了暴风城做了弗林特雷家的家庭教师,并且在和他们一起去东谷度假时陷入爱河——蒂罗亚·弗林特雷,那个聪明美丽的女孩。有人说,她就是后来的伊瓦夫人,那个给你第一步任务的人。但也有人说,每次在你开箱子时出现的弃灵才是真正的蒂罗亚,她其实也深爱着斯塔文,所以才不希望有人伤害他……


那个在雨夜中只穿着睡衣逃出狮王之傲的信使,他究竟在快到12点的时候在旅馆二楼看到了什么呢?已经没有人知道了……——不会是那6个“鬼娃娃”吧?可是闹鬼的明明是“剥皮小屋”啊,不是同一间屋子的说……


当已经变成亡灵的痴情男子葬送在我的剑下,一抹悲伤的感觉掠过心头。因爱成恨,这样的例子,我们已经看的太多,太多了。

 
这片土地上有那么多人失去了自己的亲人,惟有亚伯克隆比选择了一个十分过分的方式来减轻自己的伤痛。这个曾经善良的炼金师已经疯了,他不仅用黑暗的魔法复活了他的妻子,还阴险狡诈地戏弄了每一个玩家。几乎每一个人做到任务的倒数第二步都要禁不住义愤填膺——原来辛苦搜集来的所有物品竟然变成了夜色镇的最大灾难!眼睁睁看着巨大的缝合怪一步步逼近夜色镇,等级尚低玩家根本毫无还击之力,唯一能做的,就是挖出伊莉莎胸中那颗不属于她的心脏……

 
据老公说,公测的时候,很多人会在等级高了以后再回到夜色镇来,杀了那憎恶,以解心头之恨。


待在废弃鬼屋二层楼上的亡灵巫师摩本特·费尔,其实并不是杀害斯温一家的真正凶手,这从基特斯的日记就可以看出来。杀害斯温一家的是来自逆风小径的黑骑士,而摩本特·费尔只不过是“黑暗强盗的帮凶”。至于黑骑士口中的“大人”究竟是谁,我查了很多地方也没能搞明白,这一切也许要等到卡拉赞开放我们才能知晓。

 
不过,这些任务牵扯到了另外一个系列——月神的镰刀。当时老公已经从灰谷接到并辗转做完了这个任务,在我杀狼人和看基特斯的日记时,他为我讲述了这一切的起源。是的,就是月神的镰刀,是它将可怕的狼人带到了这个曾经安详的土地。


作为曾经的精灵,我对艾露恩会将这样具有破坏性的“神器”赐予信仰她的祭司而感到迷惑。这是一个更加深奥的迷团,背后隐藏的真相,可能远比我们想象的严重得多……


最后,我终于要说到摩根·拉迪莫尔了,那个可怜的人。他曾经以为与妻子和儿女团聚能够治疗他被战争煎熬的痛苦,却只在乌鸦岭见到她们的坟墓!当你存活于世最后一丝希望被打破,当你亲眼见到你所爱的人已归于尘土,你会怎么做?被悲痛冲昏了头脑的摩根·拉迪莫尔发了狂,并在杀了无辜的人之后,精神崩溃,然后自尽。


所以说,无论是亡灵,食尸鬼,僵尸,死亡骑士,还是现在的被遗忘者,他们身上背负的,必定是一个无法安息的灵魂。


任务中途给的那本《摩根·拉迪莫尔的故事》被我反复阅读了很多遍,并一直留在银行里没有销毁。为什么?因为,我知道他和我一样,都是圣骑士。


不过,按照书中所述,摩根当年有去过夜色镇寻找他的家人,可是他为什么没有找到莎拉呢?费解ing……


当莎拉的戒指被放在那饱经风霜的墓碑上,摩拉迪姆——也就是摩根·拉迪莫尔,他终于得到了解脱。我怀着敬意离开了这片满目创痍的土地,下一个目的地,是荆棘谷……
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 | 阅读:
相关内容      
内容推送
52mud提供
收听52mud微信公众平台
52mud官方微信公众平台
热门评论